OpenAI“掐架”背后:嫌隙始于1个月前 GPTs竟成导火索?

2023年11月19日 10:41 次阅读 稿源:每日经济新闻 条评论

当地时间11月17日,OpenAI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EO)山姆·阿尔特曼突遭公司董事会罢免。这场突如其来的人事变动惊爆了全球。11天前,阿尔特曼还站在万众瞩目的OpenAI首届开发者大会舞台上,亲自揭开GPTs的神秘面纱,“炸翻”了AI圈子。

阿尔特曼被罢免后,OpenAI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格雷格·布罗克曼宣布退出公司。17日晚,3名OpenAI的高级研究人员也跟随辞职。

去年11月30日,ChatGPT横空出世,阿尔特曼与OpenAI频繁占领媒体头版头条。大众未曾预料的是,一年不到,内讧和分裂竟充斥着这家科技新星的内部,核心团队在此刻分崩离析。

不过,据The Verge 11月19日的最新报道,多位知情人士透露,OpenAI董事会正在与阿尔特曼讨论重返公司担任首席执行官的事宜。其中一位人士表示,阿尔特曼此前被突然解雇,他对回归感到“矛盾”,并希望对治理进行重大改变。

阿尔特曼为何如此轻易就被踢开?如果阿尔特曼真的出局,OpenAI商业化的路径是否就此停止?这家明星公司又将走向何方?

董事会考虑让阿尔特曼回归 

据The Verge 11月19日的最新报道,多位知情人士透露,OpenAI董事会正在与阿尔特曼讨论重返公司担任首席执行官的事宜。其中一位人士表示,阿尔特曼此前被突然解雇,他对回归感到“矛盾”,并希望对治理进行重大改变。

就在两天前,阿尔特曼就突遭罢免,与其交情深厚的布罗克曼很快也宣布辞去OpenAI董事会主席一职。据The Information,17日晚,3名OpenAI高级研究人员也已辞职,包括研究总监Jakub Pachocki、AI风险分析团队负责人Aleksander Madry,以及在OpenAI工作了7年的研究员Szymon Sidor,其中两名表达了对布罗克曼的支持。

The Verge报道称,阿尔特曼在被赶下台后仅一天就与公司进行了会谈,这表明 OpenAI 在没有他的情况下正处于自由落体状态。接近OpenAI的人士表示,除了当天一起离职的高级研究人员,更多的离职人员正在酝酿之中。此外,阿尔特曼在被出局后,和布罗克曼一直在与朋友和投资者讨论创办另一家公司的事宜。如果阿尔特曼决定离开并创办一家新公司,那些员工肯定会和他一起走。

据OpenAI的声明,之所以对阿尔特曼进行罢免,是由于董事会之前启动的一项特别调查,结论是阿尔特曼在与董事会沟通过程中没有完全的坦诚,董事会丧失了对其继续领导公司的信心,决定由公司首席技术官米拉·穆拉蒂接替阿尔特曼,担任公司过渡CEO。从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在X平台的发文来看,两人都是临时知晓这一决定的,这意味着OpenAI内部层面出现了分裂。

11月7日,OpenAI迈上了商业化的新台阶。阿尔特曼在OpenAI的首次开发者大会宣布推出的简易定制GPT工具(GPTs),被解读为其欲打造像苹果那样宏伟的AI生态。蜂拥而入的开发者挤爆了服务器,仅一周,GPTs的数量就达到1.5万个。15日,阿尔特曼宣布暂停ChatGPT Plus新用户注册。这似乎成为引发人事巨变的导火索。

彭博社称,阿尔特曼的罢免是由于其与董事会在AI安全、技术发展速度以及公司商业化问题上存在分歧,尤其是与OpenAI另一联合创始人、首席科学家伊利亚·苏斯克沃,后者是OpenAI一系列技术突破的核心人物之一。

The Information爆料了罢免阿尔特曼的细节。17日午间,苏斯克沃与除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之外的董事会其他成员进行视频通话,董事会投票罢免了阿尔特曼。

几分钟后,在另一次视频通话中,布罗克曼被告知从董事会中除名,但可以保留自己的职位。之后,OpenAI发布了声明。

OpenAI原本的董事会成员包括阿尔特曼、布洛克曼、苏斯克沃、Quora首席执行官Adam D’Angelo、技术企业家Tasha McCauley以及乔治城大学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的Helen Toner。也就是说,后4位成员投票做出了罢免的决定。

The Information获取了OpenAI罢免阿尔特曼之后举行的临时全体会议记录,两名员工询问苏斯克沃,此次解雇是否构成“政变”。苏斯克沃否认并说道,“我可以理解你为什么选择这种词语,但我不同意。”他同时强调,“这是董事会履行非营利组织使命的职责,即确保OpenAI构建造福全人类的AGI。”

当被问到“这是否是管理这家公司的最好办法”时,他回答:“公平地说,我承认其中有不理想的因素。”

摩擦始于一个月前:AI安全成焦点

从投票将阿尔特曼赶下台的4位董事会成员的背景来看,他们都是技术路线的领军人物,并且担任的也都是AI安全相关的职责。AI安全正是此次人事变动的重要原因。

投票罢免的4名董事会成员 图片来源:每经制图
投票罢免的4名董事会成员 图片来源:每经制图

正如苏斯克沃在临时会议上强调公司宗旨是构建造福全人类的AGI,OpenAI声明中也提到,董事会必须避免“启用危害人类或过度集中权力的AI或AGI”,并保证“AGI研究是安全的”,董事会的主要责任是“为了人类”。

The Information透露,在阿尔特曼被罢免之前,OpenAI内部也曾就AI安全问题展开了争论。罢免阿尔特曼后,穆拉蒂给员工发送了备忘录,称公司的三大支柱是“最大限度地推进研究计划,安全和协调工作——特别是科学预测AI能力和风险,以及以造福所有人的方式与世界分享技术。”

实际上,苏斯克沃经常谈及AI安全。在2019年的一部纪录片《iHuman》中,他曾说道:“无论如何,AI的未来将会是美好的;但如果它对人类也有好处,那就太好了。”今年7月份的一次采访中,他称最担心未来几年强大的AGI带来的危险。

今年7月,苏斯克沃与OpenAI研究员Jan Leike组建了一支新团队,致力于研究防止AI系统异常的技术解决方案。OpenAI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表示,将投入五分之一的计算资源来解决AGI的威胁。

但据彭博社,一个月前(10月),他与阿尔特曼和布罗克曼之间发生了摩擦,苏斯克沃被削权。随后,苏斯克沃向董事会提出申诉,并赢得了一些董事的支持,其中就包括Helen Toner。这件事开启了OpenAI的内讧和分裂之路。

自从OpenAI创建以来,AI安全一直是其关注的重点。这种担忧在于,强大的模型可能会被居心不良者滥用,例如开发生物武器、生成令人信服的深度伪造品或侵入关键基础设施。若AI失控,可能会以牺牲人类为代价。

2015年,阿尔特曼与苏斯克沃、马斯克等人共同创立了非营利组织OpenAI,以制衡谷歌和其他AI营利性公司。当时,他们有一个共识,避免AI营利的动机以牺牲社会安全为代价,这也是他们多年来招聘员工的一个重要考虑。

后来,内部分歧不断出现。2020年,由于对AI安全的担忧和在商业化上的不一致,一群员工出走,并创建了OpenAI的竞争对手Anthropic。Anthropic创始人之一Dario Amodei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称,离开OpenAI是想建立一个更值得信赖的大模型;早在2018年,马斯克就出于相同的原因与OpenAI分道扬镳。

如今,在阿尔特曼的运筹帷幄之下,OpenAI发展迅速,但也面临安全指责,尤其是数据问题。今年年初,意大利数据保护局指控OpenAI违反了欧盟的数据保护法,目前该案件还在审理中。今年7月,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开始调查OpenAI是否通过发布虚假信息损害了人们的利益,以及是否存在“不公平或欺骗性”的隐私和数据安全行为。

对抗:非营利派vs商业派

显然,OpenAI的商业化路线不可能是反复强调AI安全的苏斯克沃想要的。The Information称,一些OpenAI员工认为,苏斯克沃认为阿尔特曼以潜在的安全问题为代价,将软件商业化的行动太快了。

阿尔特曼一开始就把OpenAI带向了更加企业化的方向,并积极追求企业和消费者端的应用,这听起来并不像董事会想要推进的“使命”。

2019年,阿尔特曼成为OpenAI CEO。他组建了一个由OpenAI非营利组织管理的营利性实体,以便可以从微软等外部投资者那里筹集资金。

在他的带领下,OpenAI估值水涨船高,最新估值近900亿美元,跻身全球价值最高的独角兽创业公司之列。在OpenAI的崛起中,微软是不可忽略的。2019年,微软对OpenAI投资10亿美元;2023年,微软又加注100亿美元。

今年10月,阿尔特曼曾表示,OpenAI的年化收入已达到13亿美元,平均每月收入超过1亿美元。而2022年的年收入仅为2800万美元。YC创始人Paul Graham曾评价他,“野心超过了硅谷能容纳的边界”、“如果把他扔到某个食人族之岛,5年后他将成为这个岛的国王”。

OpenAI愈发壮大,其原本作为非营利性组织的性质广受质疑。近期,微软总裁Brad Smith将OpenAI描述为相比Meta更值得信赖的非营利组织。这番言论被许多人抨击,认为OpenAI目前根本不是非营利性的,而且也不具备任何开放性。

在Reddit论坛,一个自称知情的用户爆料,“工程师们担心,在利用ChatGPT炒作的竞赛中,没有经过充分的安全审查就匆忙将技术推向市场。山姆冲在前面。他就是这样的人,不听我们的。”

“他关注的焦点似乎越来越多地是名利,而不是坚持作为一个负责任的非营利组织的原则。他做了单方面的商业决定,为了利润,偏离了我们的使命。”该用户写道,“他推出GPT商店和收入分享,这已经越界了,公司核心价值受到了威胁……”

图片来源:X平台
图片来源:X平台

不过,目前尚无证据表明此用户身份和说法的真实性。

出局背后:精心设计的公司架构

而身为OpenAI CEO兼董事会成员,阿尔特曼为何能被轻易踢出局?这就不得不提到OpenAI的组织架构。

2019年,阿尔特曼组建了一个由OpenAI非营利组织管理的营利性实体——OpenAI LP(有限合伙人),后转变为营利性子公司OpenAI Global。微软正是通过投资OpenAI的营利性子公司OpenAI Global向其注资。

据OpenAI官网,OpenAI Global由OpenAI非营利性组织控制,非营利组织通过全资拥有并控制一个管理实体OpenAI GP LLC来实现这一点。OpenAI的董事会的大多数成员都是独立董事,独立董事不持有OpenAI 的股份。

图片来源:OpenAI官网
图片来源:OpenAI官网

为了避免陷入贪婪的营利黑洞中,阿尔特曼当年提出了限制性的解决方案——对公司为其委托人和投资者创造的利润设定理论上的上限。

据OpenAI 2019年声明,对于首批投资者来说,这一上限是100倍,后续的投资者会更少。如果回报超过这一上限,超出的部分,会由非营利组织控制。

图片来源:OpenAI官网
图片来源:OpenAI官网

只有少数OpenAI的董事会成员允许持有OpenAI LP的股份,如果有限合伙人和公司使命发生冲突,由没有持有股份的董事会成员来投票做抉择。这也为如今阿尔特曼如此轻易地被踢出局埋下了伏笔。

事实上,在OpenAI,阿尔特曼也没有任何股权。他声称原因是已经足够富有,不需要更多金钱回报。他曾是硅谷孵化器Y Combinator的总裁,被称为硅谷初创企业的天使投资人。在过去的十年里,阿尔特曼对许多其他公司进行了大量投资,其中,对Reddit、Stripe、Asana以及Cerebras和Humane等初创公司就进行了约400笔投资。

11月9日,Humane发布名为AI Pin的AI硬件,这是一款可吸附在衣服上的微型装置,内置GPT大模型。这是阿尔特曼在OpenAI之外又一野心的实现,他是这家公司的最大股东,持有14%的股份。

据外媒,他大部分净资产与私营公司的股权相关,因此很难确定他的真实净资产,预估在5亿~7亿美元。2019年,他曾在采访中表示,在OpenAI是拿薪水,每年65000元美元。

商业化终结?分析师:“不认为方向、技术会发生根本性变化”

此番巨变后,外界猜测,如果没有了阿尔特曼,OpenAI商业化的路径是否就此停止?这家明星公司又将会走向何方?

Forrester的AI分析师Rowan Curran表示,从OpenAI官方的措辞,以及大股东微软最近几周对该公司展现的信心来看,阿尔特曼的离职与他的个人问题有关,而不是OpenAI的庞大业务出现了问题。“我把这个变动看作是一家大型科技公司的CEO人事调整,但我目前不认为OpenAI的方法、方向和技术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他说道。

Great Hill Capital董事长Thomas Hayes认为,“从短期来看,这将削弱OpenAI筹集更多资金的能力。但从中期来看,这不是问题。”

此外,有分析认为,从商业角度来看,这是OpenAI的一次重创,该公司失去了构建类似苹果一统江湖的闭环和生态的机会。但从安全角度来看,也许是好事。

在阿尔特曼被罢免后,这源于微软想要获得OpenAI控制权的猜测一度甚嚣尘上,不过,从微软的声明来看,公司并不知情。并且,微软也不在OpenAI的董事会成员中。

微软在17日回应称,将会继续支持OpenAI新任CEO。微软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CEO纳德拉的表态。“我们与OpenAI签署了长期协议……我们将共同努力,继续把AI的重大利好带给世界。”

据纽约时报,微软目前持有OpenAI49%的股份。有分析认为,随着阿尔特曼的离开,微软可能会在OpenAI未来发展中拥有更大话语权。

Wedbush证券分析师Daniel Ives认为,OpenAI 的势头不太可能因此而放缓。“这令人震惊,他是OpenAI成功的关键要素。我们相信,在阿尔特曼离开后,微软和纳德拉将对OpenAI施加更多控制。”他说道。

对文章打分

OpenAI“掐架”背后:嫌隙始于1个月前 GPTs竟成导火索?

1 (50%)
已有 条意见

    最新资讯

    加载中...

    编辑精选

    加载中...

    热门评论

      Top 10

      招聘

      created by ceallan